• <label id="ug6sc"></label>
  • <strong id="ug6sc"><tr id="ug6sc"></tr></strong>
  • 思政課教師是“講臺上的馬克思主義政治家”
    時間:2022-06-09 來源: 作者:馬克思主義學院

    摘 要

    從要素角度看,政治、思想和理論是高校思政課性質的三個要素,但我們對思政課性質的理解不應僅停留于要素層面,更須將其作為三位一體的有機整體,以系統思維把握政治、思想、理論三者在每門思政課中的位置和關系,避免不同的思政課因側重點不同而被上成政治宣教課、思想雞湯課和理論思辨課。為了切實把握高校思政課的三位一體性質,教師應努力建構有馬克思主義政治修養的思想者和理論家的職業身份認同,并依據所授課程特點,開展既有政治高度又不失思想厚度和理論深度的教學。

     

    從性質上講,高校思想政治理論課(以下簡稱“思政課”)具有政治性、思想性和理論性,但在教學實踐中,有些教師卻依據其所授課程的特點單方面突出這三種屬性的某一種,未能以整體性、關聯性視角來定位某種屬性。對高校思政課性質的這種要素性把握方式,容易造成課程教學的“類型”化,即有的課被上成了政治宣教課,有的課被上成了思想雞湯課,有的課則被上成了理論思辨課。為了深入貫徹習近平總書記關于思政課要“堅持政治性和學理性相統一”“不斷增強思政課的思想性、理論性和親和力、針對性”“不能用學理性弱化政治性”等指示精神,我們有必要從理論上探討政治、思想、理論三者的內在邏輯聯系。

     

    政治、思想、理論:高校思政課性質分析的要素視角和系統視角

     

    從要素角度看,高校思政課承擔著政治教育、思想教育和理論教育三種功能,呈現政治性、思想性和理論性三種性質。思政課是思想政治教育的主陣地和主渠道,任何思想政治教育一旦失去政治精神和政治要求,就將失去其特性和價值。[1]思想政治教育的這個特點決定了政治性是思政課的本源屬性,可以說,在高校所有課程中,政治性是思政課的身份標識,它旨在通過專門的課程教學使教育對象形成一定的政治觀點、政治信念和政治信仰。就此來說,我國高校思政課的政治性可具體表述為:它對教育對象進行主流政治價值觀和意識形態教育;其立場、觀點和方法是馬克思主義的;其目的在于使受教育者增強對中國共產黨領導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理性認同,并提升其政治鑒別力。

     

    思想性專指高校思政課教學中的理性認識部分,涉及觀念、意識、事實判斷和價值判斷等。高校思政課的思想性由兩方面賦予:一是思想政治教育的“教育性”。思想政治教育必須具備政治性,但它并非“硬性的、強制性的政治教育,而是注重思想引導、注重影響與改變人的思想的政治教育,它采取的手段主要以柔性為主”[2]。高校思政課不是通過政治紀律、命令和指示等外在化和權威化的辦法使受教育者接受主流政治觀,而是以內在的思想觸動實現政治觀的代入和改造。二是思政課的“意識形態性”。思政課本質上屬于“意識形態國家機器”,這種“軟件”機器不同于“硬件”機器的地方就在于它承擔的是觀念的再生產。

     

    高校思政課的理論性體現為知識與教學的科學性、學理性、邏輯性、有機性和系統性,以及知識對現實的解釋力和干預能力。它源自兩個要求:一是教育對象的心智特征。大學生更善于獨立思考,思維的反思性、懷疑性和批判性遠超中學生。高校思政課要針對大學生這一認知特點強化理論性,通過“理之論之”幫助其透過現象把握本質、知其然更知其所以然,重點解決“為什么”的認知問題。二是思政課的馬克思主義屬性。我國是社會主義國家,不僅高校所有思政課都在馬克思主義統攝下開展,而且其中的“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概論”(以下簡稱“原理”)課本身就是馬克思主義理論教育。理論性和理論的徹底性是馬克思主義的顯著特征與優勢,馬克思主義在當代仍是最具穿透力、批判力和說服力的學說,這樣一來,高校思政課也就被賦予了明顯的理論性。

     

    思政課的上述三種性質在每門思政課中都須齊備,我們應將高校思政課的性質視為上述三者構成的三位一體結構。對任何一門思政課而言,如果淡化政治,就會丟掉靈魂、迷失方向;缺少思想,就會變得干癟沉悶、味同嚼蠟;沒有理論,則會走向輕浮和游移直至化成心靈雞湯。

     

    政治性事關高校思政課的方向問題。但現實中卻有部分教師將思政課當作通識課、德育課、公民課、人文修養課來上,這便是犯了方向性錯誤。因為,思政課雖然也具有人格升華、道德感染、人文涵養等通識教育功能,但它同通識課的最大不同就是亮明思想內容的意識形態性和分析方法的階級性,始終圍繞“為誰培養人”而組織教學。政治性于每門思政課都是“必選動作”,講政治也須旗幟鮮明而非躲躲閃閃。但思政課的政治性并非直接以政治方式實現,而要融化到思想和理論中,以學術講政治,用理論的深刻性和徹底性、思想的豐富性和感化力實現政治滲透和歸化。故而要區分講政治的目的和手段。一些思政課教師之所以被大學生戲稱為“意識形態播放器”,問題就在于他們混淆了目的和手段或在手段方面存在“技術短板”。

     

    思想性是高校思政課的關鍵,但它須由政治統領、以理論支撐。思政課的思想生產不能游離于政治和理論之外。一些教師一方面認為講政治不僅“俗”,還會“束縛”和“矮化”思想,另一方面又缺少理論涵養,結果將思政課上成了修身養性的心靈雞湯課。其危害在于,馬克思主義的人民立場、階級分析法等都被滿堂的“思想洞見”稀釋掉了。那些缺少明確政治立場和理論邏輯的“生活箴言”表面上博得了學生的交口稱贊,讓其耳目一新乃至如獲至寶,但若將它們連在一起就會發現其常常彼此矛盾,因為它們不過是從標簽化的生活體驗中抽象出來的思想碎片。學生若長期浸泡其中,容易在雞湯化思維程序的格式化中去謀求“同世界和解”,竭力去成就一個清新脫俗和不入紛爭的“小我”、同社會謹慎保持距離從而只會對人間疾苦表達“儀式性同情”的精神貴族,成為喪失社會痛感和責任感的“有深刻思想和頂級修養的冷漠人”。

     

    理論性是思政課的根基,但它同樣不應忘記自己的政治歸屬,不應疏遠思想。如果把高校思政課比作一棵樹,那么理論就是根,思想則是枝葉,根深才能枝繁葉茂。政治不可說教,思想亦不能橫空出世,其生命力均來自理論。馬克思指出,理論只要說服人,就能掌握群眾;而理論只要徹底,就能說服人。思政課要緊緊抓住以理論的徹底性說服人這個根本。但是,思政課如果從頭到尾都流連于理論的邏輯性和學理性,而不將理論性同政治使命對接以保證政治方向、不同生活世界對話以生成靈動豐盈的思想,那么它勢必滑向去政治化和沒有血肉的思辨王國。從這個角度說,與專業知識課相比,高校思政課的理論性“更強調理論的內在邏輯性和科學性所表達的思想性和政治性……這體現了思想政治理論課的理論內容所表達的馬克思主義科學理論的知識性、思想性與政治性的內在統一性”[3]。

     

     

    三位一體視域下高校思政課教師角色的再定位

     

    高校思政課之政治、思想、理論的三位一體性,決定了高校思政課教師要做到講政治、有思想、懂理論的統一,決定了他們應是有政治素養的思想者和理論家。

     

    列寧曾說:“在任何學校里,最重要的是課程的思想政治方向。這個方向由什么來決定呢?完全而且只能由教學人員來決定。”從這個意義上講,教師是“有組織的知識分子”。但與其他教師相比,高校思政課教師的這種特征更加鮮明和突出,因為,他們在本質上是由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意識形態武裝中的一支重要戰斗編隊。

     

    2015年新修訂的《高校思想政治理論課建設標準》增加了一條硬性規定,即高校思政課新任專職教師原則上應是中共黨員,這在某種程度上可視作對思政課教師“有組織的知識分子”之主體身份的一種公開確證。這就意味著,思政課教師雖不是政治家,但必須擁有政治家的眼光和素養,不僅要遵守黨的組織和政治紀律,更要有政治情懷、政治操守和政治敏銳性。從這個角度說,思政課教師就是“講臺上的馬克思主義政治家”。

     

    傳道者必先明道信道。對湖南、貴州等部分高校思政課教師的抽樣調查顯示,不信仰馬克思主義和社會主義的思政課教師不在少數。部分思政課教師僅僅把講政治作為一條職業規范或外在紀律,并未真正內化于心、外化于行。思政課教師若僅僅是出于敬畏“紀律”而講政治,那么長此以往就會在表里不一中心生厭煩。如果思政課教師在講政治時連自己都說服不了,又豈能讓學生真懂真信?思政課嚴格的政治性需要思政課教師必須有高度的政治覺悟和深厚的黨性修養,而要具備這些東西,不能單靠外在約束,更要靠自律即內心的信仰。信仰不是從天而降的,它是理論上澄明的結果,如習近平多次強調的:“理論上清醒,政治上才能堅定。堅定的理想信念,必須建立在對馬克思主義的深刻理解之上,建立在對歷史規律的深刻把握之上。”

     

    因此,要“讓有信仰的人講信仰”,思政課教師必須做理論的深度耕耘者,努力成為一名具有深厚馬克思主義底蘊的理論家。只有對各種理論進行學習、分析和鑒別,思政課教師才能打通自己信仰的“任督二脈”,同時從深層化解學生的各種困惑。比如有種非常流行的觀點說:資本家在企業創辦、管理和經營中也付出了體力、腦力乃至承擔了巨大風險和心理壓力,從而其利潤不是工人創造的剩余價值而是資本家上述付出的酬勞或回報;而且若企業倒閉工人就失去工作,所以結論是“資本家養活了工人”而非相反。筆者調查發現有相當多的學生贊同此觀點;即便有的學生不贊同,也無法令人信服地說明原因,只是因為這種觀點同他們之前一直深以為然的觀點格格不入而在情感上難以接受,卻苦于不能有理有據地反駁;還有的學生只是基于簡單的政治正確而在口頭上反對,但實則“口非心是”。面對學生眾多類似的認知模糊和思想困惑,如果思政課教師不具備豐厚的理論儲備和寬闊的學術視野,對中國國情沒有大歷史尺度下的縱深把握,必定難以給出讓學生心服口服的解答??傊?,沒有理論做后盾,思政課就必然缺少說服力、沒有戰斗力,教師就擔不起“講臺上的馬克思主義政治家”這一角色重任。

     

    高校思政課的思想性決定了思政課教師也要爭取成為有馬克思主義修養的思想者。思政課教師是學生馬克思主義世界觀的啟蒙者和共產主義信仰的引路人。“思想政治教育者如果沒有自己的思想,簡單化滿足于當‘傳聲筒’‘留聲機’,照抄照搬,例行公事,按部就班地開展思想政治教育,教育效果一定是不會好的;不僅如此,時間久了教育者自身也會感到厭煩,毫無成就感和價值感,必然產生職業倦怠。”[4]沒有真正經自己充分消化后所得到的思想體驗和話語,教師在講臺上就會抬不起頭、直不起腰、自覺無趣乃至喪失尊嚴。所以,高校思政課教師要把思想者乃至思想家作為自己身份建構的目標。要想成為思想者,教師就要博覽群書、深入社會、熱愛生活,做思想的修行者、實踐的參與者,唯有如此,才能中西互鑒、旁征博引,才能以觀點激發觀點、用心靈碰撞心靈、以思想點燃思想,才能以雄辯之詞歌頌真善美、鞭撻假丑惡,才能泰然自若地回擊歪理邪說、捍衛真理,從而將學生帶到馬克思主義的道路上去。

     

    簡言之,高校思政課的術、學、道,不亞于任何一門哲學社會科學課程,對教師的要求非常高。高校思政課教師必須兼具政治素養和業務素養,既要政治強,又要本領高,努力將政治高度、思想厚度和理論深度集于一身,爭做“有政治歸屬的思想者和理論家”。

     

     

    實現高校思政課性質整體定位的策略

     

    承上可知,對高校思政課的性質,我們應以系統思維將政治性、思想性、理論性視為一個整體,在整體中把握三者的地位、功能和關系。然而,每門思政課的教學內容和目標有差異,在教學中應該如何根據不同課程的特點“調制”不同“配方”?筆者結合自身教學體會,認為應在如下三個環節下功夫。

     

    首先,精確梳理教材和教學大綱中的政治教育任務和目標。思政課要有思想、講理論,但關鍵是要有什么樣的思想、講什么樣的理論。教師應通過課程組的集體備課通讀和消化教材與教學大綱,對本課程的政治教育任務和目標做到心中有數。一般來說,政治教育任務和目標在教材和教學大綱中有明確規定,但同時教師也要注意融進即時性的政治教育任務。比如,“中國近現代史綱要”課的常規政治教育是回答好“四個選擇”(歷史和人民為什么選擇了馬克思主義、選擇了中國共產黨、選擇了社會主義、選擇了改革開放),但也要即時回答黨的十八大以后歷史和人民為什么選擇了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這個新問題。再如,“原理”課應著重圍繞“馬克思主義為什么是對的”“資本主義為什么不行了”“社會主義為什么是人類發展趨勢”等核心政治關切來統領課堂的思想生產和理論闡發。此外,每門思政課不僅要將政治教育任務和目標分解到章節中去,還應具體分析和研究在每個知識點上如何落實或體現本課程的政治教育任務和目標,這是最難、最費精力也是最考驗教師思想政治教育綜合能力的地方。

     

    其次,精準找出政治教育同教材內容的對接點,配足“思想武器庫”和“理論工具箱”。“好的思想政治工作應該像鹽,但不能光吃鹽,最好的方式是將鹽溶解到各種食物中自然而然地吸收。”[5]找準上述對接點,其實就是解決把政治這把“鹽”撒到哪些思想和理論上的問題。如果找不到這些點,即便思政課的思想性和理論性很強,也很難實現政治教育任務和目標,因為思想感染和理論說服并沒有用到點子上,屬于無的放矢。同時,如果教師不經分析和研究就將思想和理論同政治教育生硬對接,則容易造成“低級紅”現象,因為教師講的思想和理論同這些內容并無真正或實質性關聯,從而實際上產生了政治和學術“兩張皮”的問題,給學生留下虛張聲勢、賣弄學問的負面印象。只有準確找到思想和理論同政治的融匯點,思想之光、理論之力才能彰顯其價值和魅力,課堂才能自然走向“高級紅”。比如,有教師在“思想道德修養與法律基礎”課講道德時,從批判康德的道德理性講起,講道德不是外在的律令,而是內心的法則,強調道德的自由、自覺、自愿,但若止步于此,那在這個問題上就沒有找到政治性同思想性和理論性的對話點,充其量只是一門合格的道德哲學課。實際上,教師應繼續通過“助產術”教學把學生引向馬克思主義道德觀,以生活中的真實案例讓學生認識道德的社會歷史性、階級性、情境性和感染性,將學生對道德的形而上學認知改造為關于道德的歷史科學認知,進而識別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道德觀的根本異質性,同時正視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現實,幫助學生樹立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道德觀。

     

    再次,精心備課,結合教學內容“烹制”集政治性、思想性、理論性于一爐的思政課“佳肴”。如果說上面兩步是根據每門思政課的“政治口味”挑選思想和理論“食材”的話,那么最后一步就是“烹飪”。這一環節首先要做的是精心備課,考驗的是教師的備課能力:政治教育任務如何化細化???分為幾個步驟?選擇哪些思想材料、放在哪個教學環節?思想性如何落實為教學語言和聲像圖景?理論何時何地進入教學環節,理論概念和方法如何通俗化?等等。這些都是教師要花費大量心力謀篇布局的。經過這個步驟,最后的“工序”就是思政課教師通過動員各種教學手段、教學方法和教學藝術為學生現場“烹制”精神大餐??偟膩碚f,教師最后烹制出的應是“色香味俱全”的思政課。所謂“色”是就思想性而言的,即課堂具有豐富的思想內涵以及詮釋這些內涵的可視化案例,學生在這些活靈活現的聲像情境中感受思想對自己的包圍感、浸潤感、充盈感和滿足感。所謂“香”主要是針對理論性來說的,即教師通過透徹的理論講解,讓學生體會到馬克思主義作為真理的“香氣撲鼻”,體會到其世界觀和方法論對充滿迷惑性的經驗現實的巨大穿透力和解釋力,產生撥云見日的認知幸福感。所謂“味”就是高校思政課中彌漫的“政治和意識形態味道”,成功的馬克思主義思想和理論教育將培養出學生敏銳的政治頭腦和意識形態嗅覺,使他們能在各種事件、理論、學說中分辨其階級性質和政治指向。當然,教學到這里仍未結束,教師課后還需對政治教育目標的達成度或效果進行調研,而后進行教學反思和改進。

     

    要明確的是,我們強調高校思政課性質定位的三位一體并非意味著不同的思政課在落實三種性質時要平均用力或用相同方式體現它們,而是說教師應根據每門課的具體特點,因地制宜地設計三者的出場路徑和表現方式。唯有如此,思政課教學才能在征服學生眼睛、贏得學生頭腦、喚醒學生靈魂的同時,圓滿完成黨交給的政治歸化任務。

     

    參考文獻:

    [1]宇文利.論思想政治教育本質:政治價值觀的再生產[J].馬克思主義與現實,2013,(1).

    [2]李合亮,李 鵬.對思想政治教育本質的再認識[J].學校黨建與思想教育,2013,(1).

    [3]管錦繡.關于突出高校思想政治理論課教學理論性的思考[J].思想理論教育導刊,2017,(5).

    [4]白顯良.彰顯思想政治教育學科的思想性特征[J].學校黨建與思想教育,2015,(1).

    [5]本報評論員.沿用好辦法 改進老辦法 探索新辦法——三論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高校思想政治工作會議講話[N].人民日報,2016-12-11(1).

     

     

       作者丨付清松,江蘇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副教授、碩士生導師

               李 麗,江蘇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院長,教授、碩士生導師

      來源丨《學校黨建與思想教育》原文標題:政治、思想、理論:論高校思政課性質定位的三位一體結構

     

     

     

    男生女生一起差差差带痛声,插曲的痛的视频30分钟,男生和女生在一起差差的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