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abel id="ug6sc"></label>
  • <strong id="ug6sc"><tr id="ug6sc"></tr></strong>
  • 分享|張振筍:疫情后學生工作轉型與賦能(上)
    時間:2020-11-26 19:53:19 來源: 作者:

         

          各位老師:大家好。感謝大家的到來,作為深陷繁忙的日常工作中的輔導員能抽身遠行,是很不容易的,需要克服很多困難。雖然,這困難首先常常是來自自身。遠行是自我放逐,自我審視,遇見真我的過程。
          我們依然在疫情中,這場疫情與所身處的時代一樣,變化莫測、復雜模糊,這就是我們所說的烏卡時代。在這種種變化中,我們如何堅持不變的教育本意的立場來思考學生工作的方向與方法?如何在這樣的追問和堅守間審視輔導員工作思維的固化與突破?如何在彼此的聯接之間,發現更多的可能?


          這是今年九月,在學生結束居家自學,返校復課的時候,我發的朋友圈:與往常不同,這次返校要費很多周折??缭角饺f水,學生總算都回來了。因為疫情,學生們丟失了至少半年的大學時光??梢苑敌5耐ㄖ菍W子們盼望許久的喜訊。白雪皚皚時節告別,再見時已是落葉繽紛。因為失去,或許會珍惜。雖然停課不停學,技術驅動師生線上討論也可能熱烈。但畢竟隔著冰冷的屏幕。學校的學終究應該是熱氣騰騰地的互動。即便是等待核算檢測結果的間隙,學生都組織了核酸晚會。青春如歌。沉寂了許久的校園,一夜之間有了生機與活力,學校算是回了魂。以前有嫌棄學生喧鬧的僵師,我說建議去做墓地管理員,因為那里的人沒有聲音且服管。我們期待這樣的喧鬧后面,更有一份安靜的堅守。這份安靜是對靜候花開的教育慢的尊重。這樣的一份安靜力量,我想會是推波助瀾的最熱鬧。落葉紛飛,是這個季節的熱鬧。而掃或不掃落葉,是我們于熱鬧中應有的安靜選擇。


           大家都說疫情是一面鏡子,照出了人間百態,照出了人性的豐富,也照出了千差萬別,比如:照出了學校應對變化的基礎條件和能力的差異,照出了我們學生工作者信息素養的差異,照出了輔導員專業化水平的差異,照出了學生自主管理能力的差異,也照出了各個學生家庭教育的差異。差異即課題。

          經由疫情,我們深刻體會:不確定性將會成為我們未來人類社會的常態。信息的非真實性傳播,提示我們:如何加強批判性思維能力的培養,是這個時代給學校教育提出的新挑戰。生存方式的虛擬化與智能化,科技越發達,人性越綻放,也更加彰顯了現實世界的可貴;學生中心,生命至上,健康教育必將成為學校教育的核心目標之一,建立學校大健康教育體系勢在必然。由此我們也懂得:這個世界,只有相互理解、相互支持,人類才能生活得更美好、更安全,這便是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核心要義吧。

          據報載,疫情期間,世界上有15億左右的學生,中國有兩億多的中小學生在家學習。我國高校里有103萬教師開出了107萬門的課程,參加學習的大學生也有近2000萬人,合計超過23億人次。專家都說,這是人類歷史上的一次史無前例、最大規模的互聯網教育實驗。

          不管怎么樣,這場疫情驅動變革,改變了我們的學習、工作、生活的方式,勢必引發教育結構的深刻變革、重塑學校教育的新形態,顛覆現有學生工作內容、流程和方式,重構師生的生活、學習和思維方式,我理解其本質是改變了人和世界的關系。

          自然,這場疫情正在催生另外一種學校形態的重構,有人說2020年是未來學校的元年。今年9月15日,經合組織(OECD)發布《回到教育的未來:經合組織關于學校教育的四種圖景》,這四種圖景是:學校教育拓展、教育外包、學校作為學習中心、無邊界學習。


          疫情下,對教育變革的審視,也是對未來教育的展望。教育的變革首先一定是觀念啟蒙,從叢林主義走向森林主義,搭建尊重差異、復合知識、整合能力、開放共享的組織網絡,打破與重構學校的邊界,這邊界包括校園物理邊界、傳統的學科邊界、教師的專業邊界、學生工作的實施邊界,實現學??臻g、社會空間、信息空間的融合。

          社群崛起:學習共同體、課題組、孵化器等不同形態的學習社群將逐步產生,課上課下、校園內外,以任務驅動,以人際互動為紐帶,實現泛在學習發生,學習組織走向結構性的相互依存,打造優質教育的完整供應鏈體系。

          場景重構:在這樣的移動互聯時代,“場景”不是一個簡單的名詞,它將重構人與時空、人與技術、人與人的連接。體驗美學、學科關聯、社群動力、學習方式、流程再造、數據匹配,高頻場景。當學習場景融入空間,解構傳統僵化結構,非正式學習空間涌現,場景空間通過美學升維,進一步實現了學習的泛在性。

          學習革命:研究學生學習、服務學生學習,成為學生工作重要內容聯接真實世界,促進真實學習,促進彼此互動,世界不是我與它分離的機械形態,而是我與你一致的共生并茂。


          在這個充滿種種不確定,黑天鵝成群起飛的時代,我們的教育也不甘寂寞,不時刮起各種新潮的風,所謂模式與理念迎面撲來,風來風去。如何做到風中不瘋,確實是需要有定力,要有我們的批判思維,獨立思考。

          我們如何從這些于風中飄蕩的理念中,透過方法尋找方法,審視我們學生工作的核心原理和底層邏輯,回歸常識,回歸本分?
          現在,我們的學生工作者缺乏學生工作的理解力,我們只有基于實踐,逐漸形成自己穩定而堅實的學生觀、教育觀、世界觀,才能夠立場堅定、自信前行,不人云亦云,不自怨自艾,不隨風飄移,不至于陷入內卷化的忙碌之中。

          審視我們傳統的學生工作,問題種種,學生工作從完整的教育中抽離出來,造成地位的游移和偏失;強調聽話順從,造成自主、自覺、自尊的獨立人格難于確立;說教式、灌輸式、訓導式工作方法,造成教育與生活相分離,工作評價主觀性和隨意性,缺乏科學性、層次性和具體性.,總之我們是在自我設限為孤島,表現為:思維固化、視野局限、路徑依賴、學情忽視、技術碎化、自我內卷。

          于變化中探究不變的內在規律。我想面向未來的學生工作一定是:真實的、豐富多元、靈活、跨界的,基于交往、合作的,是一種以學生為中心的基于互聯網、思維、技術共同催生下的架構。所謂互聯網技術是體現為:可以支持隨時隨地的學習,可以自然生成伴隨學習行為的分析數據,可以通過最短的“反饋-響應”實現個性化學習生活支持。一觸碰一閃念,一閃念一動念,一動念一觀念,一觀念一天地,重在思維,什么思維,就是:變自上而下的金字塔思維為平臺思維;變我教你聽的接受式思維為進階榮耀的游戲化思維;由結果導向的補救思維為過程可見的設計思維……


          茍日新,日日新,又日新。五中全會的關鍵詞是變與高質量?;诖?,我們高校學生工作也是唯有創新:才能以變應變,才能實現高質量發展。

          新時代、新技術、新學生、新學工,《深化新時代教育評價改革總體方案》為我們呈現了全面構建新時代立德樹人的新評價制度。通過此次疫情,也讓我們更加確認了立德樹人這一根本任務是不能動搖、也不能改變的,育人是我們教育改革的終極價值取向,由此學生工作地位必將得到加強,工作使命也將更加清晰明確;線上線下混合教學成為新常態,教學時空的重構,為必將進一步引導學生在多元中樹立主導、在多樣中謀共識增加了難度;新技術融入學生工作成為必然要求,為學情分析、精準管理帶來了便捷,同時也為重構人際互動關系帶來了挑戰。

          我們越來越重視美育,教育的過程就是一個與美相遇的過程,我們需要在美學這一更加宏大的主題下來思考學生工作改革創新,教育即療愈,學校其實是療愈場。要知道,每年九月我們迎接的新生不僅是帶著行李而來,而且帶著鎧甲和面具而來,帶著內在的小孩而來,如何以美的方式,療愈我心,是學生工作今天需要思考的新課題。


          學生工作需要一種美學價值作為內在支持,人工智能促使我們思考:何為人,而美育促使我們思考如何成為人。同時,五育并舉提法本身是偽命題,應該是一個整體,不是1+1+1+1+1單獨羅列,而應該是相互貫通融合,美育與德育、與勞育等不可分割,比如勞動教育,就是引導學生求真向善,求美,追求幸福的實踐活動。
           學生工作不是傳達所謂高深的大道理,不是訓導學生老實規矩,以不出事為目標,而是以實實在在的點滴善意,以循序漸進的方式推進,在師生、生生多樣的互動間,遇見真實的自己,于生活尋常處發現美,傳遞美,成為美。
          我們民辦高校如西安培華學院籃球場的暖心牌子、吉利汽車職院的開心農場、泉州職業技術大學的書院、鄭州商學院的勞動教育、齊齊哈爾工程學院的學長教官團、長江藝術工程職業學院的非遺傳承、三亞城市職院的鳳凰樹下發呆比賽以及寧波財經學院的學習空間的變遷都是具有療愈性的設計。
          疫情后學生工作變革,可以理解為:重構學生組織新形態、重建學習空間新場域、遇見第二課堂新課程。
           本文系張振筍在第六屆全國民辦高校輔導員工作高峰論壇(杭州)上的開場演講整理稿上篇。

    男生女生一起差差差带痛声,插曲的痛的视频30分钟,男生和女生在一起差差的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