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abel id="ug6sc"></label>
  • <strong id="ug6sc"><tr id="ug6sc"></tr></strong>
  • 理念、變化與啟示: 新冠肺炎疫情下高校學生工作的三重考量
    時間:2021-01-08 14:49:56 來源: 作者:

    摘要: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高校學生工作遵循“因事而化、因時而進、因勢而新”的理念,提高疫情防控的針對性、時效性和實效性。在疫情防控中,高校學生工作模式也發生了新的轉變:在意識上強化“在危機中育新機”的觀念,在管理方式上從科層化轉向扁平化,在工作空間上從物理空間為主轉向虛擬空間,在手段方法上從抓重點轉向精準化,在功能任務上更加凸顯服務育人。這種轉變為高校學生工作在應對相似公共突發事件時提供路徑參考,同時給疫情防控常態化后的高校學生工作以啟示:“智慧學工”的建設更加迫切,高校學生工作重點與邊界的厘清更加必要,面對面的教育更加“有溫度”,“精準”教育服務的定位更加明確,以及線上和線下教育的聯動更加緊密。

          習近平指出, 做好高校思想政治工作,要因事而化、因時而進、因勢而新。高校學生工作以思想政治工作為核心,以學生行為管理為抓手,是高校立德樹人的系統性實踐活動。面對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教育部積極響應國家疫情防控的工作部署,要求高校學生工作將思想政治教育貫穿疫情防控全過程,將思想政治工作優勢轉化為疫情防控的治理效能。高校學生工作遵循 “三因” 理念成功指引校園疫情防控,促使高校學生工作模式發生相應的轉變,也給疫情防控常態化后的高校學生工作以啟示。

    一、高校學生工作以“三因”理念指引疫情防控習近平指出,在疫情防控工作中 “加大宣傳輿論工作力度,統籌網上網下、國內國際、大事小事,營造強信心、暖人心、聚民心的環境氛圍”。青年學生是全民抗疫的重要群體,高校學生工作始終遵循“因事而化、因時而進、因勢而新”的理念,用好抗疫實踐的鮮活教材、抓準教育時機節點,為抗疫凝聚思想共識、匯聚青春力量,成功地實現了防疫與育人的有機結合。

          1. 高校學生工作堅持 “因事而化”,做好疫情防控針對性“因事而化”指以現實或事實為基礎,把握不同事實的特點,具體問題具體分析,針對性開展思想政治工作。高校學生工作遵循 “因事而化”要圍繞黨和國家的中心任務,把準學生的思想脈搏,根據具體時期的實際采取不同方式教育引領學生成長成才。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高校學生工作立足“全民抗疫”階段性要求,在教育上結合“抗疫”的生動實踐開展理想信念教育、愛國主義教育、規則教育等主題教育活動,實現 “思想防疫”;在管理上聚焦防控要求,建立聯防聯控制度,筑牢“健康監測防護墻”;在服務上針對重點人群開展人文關懷和心理疏導,堅持“漫灌”與“滴灌”相結合,消除學生焦慮和恐慌情緒,實現“心理防疫”。

     

          2.高校學生工作堅持 “因時而進”,提高疫情防控時效性“因時而進” 強調從所處時代出發,抓住重要的時間節點及時開展思想政治工作,提升時效性。“時”既指“時期任務”,也指“教育時機”。高校學生工作“因時而進”要求學生工作者善于把握思想政治教育的時代主題,抓準教育時機,適時而變、因時制宜、應時而動、順時而進。一方面,高校學生工作基于“全民抗疫” 的時期任務,引導學生形成 “疫情就是命令, 防控就是責任”的責任意識, 積極配合疫情防控要求;把 “戰疫戰場”轉化為“實踐課堂”,引導學生在做好自我防護的同時,主動參與疫情防控, 強化學生的時代擔當,為疫情防控匯聚青春力量。另一方面,高校學生工作基于“共克時艱” 的要求,在疫情初期,及時引導學生科學認識疫情,“強化顯政, 堅定戰勝疫情信心”;在疫情防控取得階段性成效時根據學生的情緒亢奮點, 及時開展社會主義歷史教育、黨史教育、國情教育,堅定 “四個自信”,及時將高校思想政治教育優勢轉為疫情防控效能。

     

          3.高校學生工作堅持 “因勢而新”,提升疫情防控實效性“因勢而新” 是以形勢變化為出發點,以創新發展增強實效性。高校學生工作“因勢而新”要求學生工作者不能安于現狀、故步自封、墨守成規,而必須根據情勢變遷來調整工作任務,創新工作內容和形式,增強思想政治教育感染力和吸引力。一方面,明確形勢,及時調整學生工作在疫情防控中的新任務。在疫情防控中,校園教育課堂向社會實踐大課堂延伸、各種思想輿論斗爭在網絡平臺交融交鋒,高校學生工作積極響應 “全民戰疫” 的號召,調整學生工作階段性任務,科學設定疫情防控的教育管理服務內容,堅定 “戰疫必勝” 的信心,動員抗疫力量,為 “戰疫” 提供思想保障和行動支持,實現防疫與育人相結合。另一方面,根據形勢變化創新工作形式。習近平強調,疫情防控工作 “要適應公眾獲取信息渠道的變化”,因此疫情防控要 “因變出新”,準確識變、科學應變、主動求變,增強實效性。疫情防控期間,全民 “物理隔離”、學生居家不返校,高校學生工作從物理空間為主轉向虛擬空間,融合新媒體技術,開展 “云端” 主題教育,及時回應學生思想關切;主動占據網絡陣地, 把疫情防控蘊含的思想政治教育價值有效釋放出來,壯大網上正能量,反駁西方 “涉疫” 不良言論, 為疫情防控凝聚思想共識。

    二、 疫情防控期間高校學生工作模式的變化疫情防控期間學生“居家不返校”,高校學生工作發生的空間轉化促使新媒體技術與傳統學生工作深度融合,學生工作的模式也隨之轉變。

          1. 在意識觀念上,強化了“在危機中育新機”校園危機處理意識是高校學生工作者必須具備的職業素養。在疫情防控中,高校學生工作者在意識上不斷強化“在危機中育新機”的意識觀念,從而倒逼學生工作的改革創新。習近平指出,“危和機總是同生并存的, 克服了危即是機”。新冠肺炎疫情是一次突發公共衛生事件,對國家經濟、社會發展以及人民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帶來影響,也對高校學生工作的正常有序開展帶來干擾。傳統依托校園物理空間開展的思想教育、心理輔導、學生日常行為管理、黨團組織建設等工作存在“失語”“失靈”“失聲”“失蹤”等潛在風險。德國社會學家貝克在《風險社會》一書中指出,風險“擁有并發展出一種與預防性行為的實踐聯系”,即風險存在的意義在于促使主體基于客觀事實對未來進行預測并在現實中做出相應的預防。習近平在疫情防控要求中指出,“必須增強謹慎之心, 對風險因素要有底線思維”。高校學生工作者根據疫情防控的要求和特點預判疫情對高校學生工作的影響,樹立底線思維,突圍求變:一是準確識變, 基于 “學生居家” 的防控要求迅速轉變工作空間,占領網絡主陣地;二是科學應變,以學生為中心轉變管理模式和工作方法,增強思想政治教育的感染力和親和力;三是主動求變,以疫情防控中學生工作存在的問題為導向,不斷轉變自身固有的思維、積極接納新事物、應用新觀念, 提高自身的信息化素養,主動應用新技術開展工作,實現從“變量”到“增量”的意識轉變。
          2.在管理方式上,從科層化轉向扁平化科層管理理論是“權力要依據職能和職位進行分工和分層,以規則為管理主體的組織體系和管理方式的理論”。我國高校學生工作傳統的管理模式具有顯著的科層組織特點。它有明確的發展目標,并且建立專業的分工體系及正式完善的規章制度,實行自上而下的層級化管理——學校黨委統一領導,對學生工作做出決策部署;相關職能部門貫徹落實;再由二級單位學生工作者完成相應的工作任務。疫情防控期間,學校涉及學生的具體事務直接由二級單位學生工作者對接聯系學生完成,壓縮了從學校領導到具體學生個體之間的工作層級,學生工作管理模式從科層化轉向扁平化??茖踊奶攸c是信息是逐層傳遞的,缺點是逐層傳遞效率低下和信息失真的可能性增大,而疫情防控期間的扁平化管理則能滿足信息及時準確上報、各項工作及時精準落實的要求。
          3. 在工作空間上,從物理空間為主轉向虛擬空間馬克思指出,“空間是一切生產和一切人類活動的要素”。高校學生工作空間是指高校學生工作在一定范圍內運行的延展性,包括物質空間、交往空間、制度空間等。按照學生工作者及學生是否在場作為劃分標準,高校學生工作的空間可以劃分為“身體在場”的物理空間以及“身體缺場”的虛擬空間。高校學生工作以物理空間為主,網絡的普及和通信技術的發展開拓了高校學生工作的空間,網絡虛擬空間成為高校學生工作空間的重要補充。疫情防控期間,高校學生工作主要依托網絡虛擬空間開展,既包括運用網絡技術實現信息化管理,也包括運用網絡載體開展相關教育。即便疫情防控進入常態化,本著減少聚集、減少面對面接觸的防控原則,網絡虛擬空間仍然是主要的工作空間。“虛擬空間實質上就是對現實空間的網絡化再現,是一種動態描摹或實時仿真”,虛擬空間的仿真性使學生工作者及學生能夠沉浸在相應的教育管理服務的環境中,制造身臨其境的現場感。高??梢酝ㄟ^網絡信息技術一鍵獲取學生日常行為信息。通過網絡空間的運用,學生工作者與受眾實現時空分離,可以不受時空限制及時開展相關教育。高校正是通過網絡空間實現 “云教育”“云管理”“云服務”, 把握主導、 壯大網上正能量,履行 “身體缺場” 而 “行動在場” 的工作職責。
          4. 在手段方法上,從抓重點轉向精準化高校學生工作的傳統方法是抓重點 ,即“抓兩頭帶中間”,既發揮先進典型的示范激勵作用,也注重后進群體思想行為的轉化工作,從而帶動中間群體的思想行為轉變,實現更多學生的發展。這一方法也符合唯物辯證法矛盾論的基本原理。毛澤東在 《矛盾論》 中指出,“在復雜的事物的發展過程中,有許多的矛盾存在,其中必有一種是主要的矛盾,由于它的存在和發展規定或影響著其他矛盾的存在和發展”。高校學生作為一個共同生活學習的群體,他們之間的行為會相互影響和制約,群體效應在他們身上既可能表現為從眾效應,也可能表現為趨同效應。疫情防控期間,高校學生共同生活學習的場域被解構為各自原生家庭的生活場所,盡管學生之間仍然會通過網絡進行圈層互動,但是由于沒有共同生活學習的所見所聞的環境,群體之間的從眾效應和趨同效應會相對減弱;年級班級宿舍群體被虛擬網絡暫時解構為獨立個體,個體主體性更為凸顯,這也促使高校在開展學生工作時的手段方法要發生轉變,從原來抓重點為主轉為精準化,即抓住高校學生工作的主要矛盾或矛盾主要方面,具體問題具體分析。在疫情防控期間,學生工作者面對的是分散的學生獨立個體,必須準確識別每一個學生個體的需求、 精準識別學生的個性特點,制定出針對學生個體的精細化方案,進行精細化管理及開展精準化評估。

          5. 在功能任務上,更加突顯服務育人2017 年教育部印發的 《高校思想政治工作質量提升工程實施綱要》 指出要構建“十大育人”體系,其一為“服務育人”,要求高校要圍繞學生、關照學生、服務學生,把握學生需求增強供能,在服務中實現育人。在疫情防控期間,高校學生工作依托網絡空間開展,物理空間暫時“缺位”,虛擬空間對學生日常生活學習行為管理短期“遮蔽”,使得學生工作管理功能相對弱化。但網絡虛擬空間的高效性、交互性、平等性強化了學生工作的服務育人功能,學生工作由單向灌輸轉為雙向互動,高校借助各種網絡平臺能夠及時了解學生的思想問題和心理訴求,為學生提供思想解惑、心理咨詢、就業指導、獎助貸政策指引等服務,在關心幫助和服務教育對象中實現教育人、引導人,突出服務育人。

    三、 對疫情防控常態化下高校學生工作的啟示。當前,疫情防控進入常態化,社會生產生活秩序逐步恢復正常。疫情防控中,高校學生工作模式的變化是高校學生工作準確識變、科學應變以及主動求變的體現,為高校學生工作應對相似公共突發事件提供路徑參考,同時對疫情防控常態化后的高校學生工作有深刻啟示。

          1.“智慧學工”的建設更加迫切伴隨大數據和人工智能的發展,智慧地球、智慧中國等概念應時而生,高校學生工作也從數字化逐步轉向智慧化,“智慧學工”成為人工智能時代高校學生工作發展的重要方向。“智慧學工”是社會信息化進階發展的必然產物,同時也是新時代高校學生工作精準化、專業化的必然要求。習近平在全國高校思想政治工作會議上強調,“要運用新媒體新技術使工作活起來,推動思想政治工作傳統優勢同信息技術高度融合,增強時代感和吸引力”。“智慧學工”是以大數據和人工智能為基礎構建的學生教育管理資源整合和數據共享平臺。新冠肺炎疫情迫使高校學生工作的開展轉向虛擬網絡空間,成為推動“智慧學工”進程的重要契機。在疫情防控實踐中,高校相關部門體驗“智慧學工”的智聯和智能也發現“智慧學工”建設中頂層設計的缺失、數字服務平臺的缺陷、信息共享性低,以及學生工作者信息化素質不高 應用意識不強等問題,這一切必然倒逼高校在疫情防控常態化下加快“智慧學工”的建設。

     

          2. 高校學生工作重點與邊界的厘清更加必要高校學生工作以思想政治教育為核心,輻射學生心理健康教育、就業創業指導以及學生日常行為管理,服務于堅守社會主義辦學方向,全面落實立德樹人根本任務。2017 年國務院印發的《關于加強和改進新形勢下高校思想政治工作的意見》明確指出 “要強化思想理論教育和價值引領”,2017年教育部重新修訂的《普通高等學校輔導員隊伍建設規定》指出要把立德樹人作為中心環節, 并將輔導員的主要工作職責劃分為九個方面,其中也把 “思想理論教育和價值引領”放在首位。由此可見,高校學生工作的重點是思想理論教育和價值引領,性質是服務黨和國家中心任務的政治性。疫情防控期間,學生工作者對學生事務事無巨細 “包攬”只是配合疫情防控要求的應急轉向,不能成為常態化發展方向。在疫情防控常態化后,高校學生工作必須堅持立德樹人根本任務,做好“兩個統籌”,即統籌好疫情防控工作與學生日常教育管理工作,明確教育、管理、服務三大職能定位的工作邊界,將其他與學生工作無關的日常事務歸口對接到相應的部門,為學生工作者“減負”,為學生工作專業化提供制度保障。

     

          3. 面對面的教育更加“有溫度”疫情防控促使學生工作從物理空間為主轉向虛擬網絡空間,學生的思想教育、行為管理、心理疏導等工作均由原來的“面對面 ”轉為“鍵對鍵”,師生在符號世界中互動。思想政治教育是高校學生工作的核心內容,是做人的工作,是一種蘊含情感的有溫度的教育。正如列寧所指出的,“沒有‘人的感情’,就從來沒有也不可能有人對于真理的追求”,情感體驗和情感運用是高校學生工作必不可少的要素。情感的產生以認知為基礎,需要有在場感的情境構建獲取情感體驗,也需要身體覺知觸發情緒喚起。因此,身體始終是認知的重要元素,而身體在場也是情感教育不可或缺的環節。疫情防控期間以網絡空間為主的“云”思想政治教育雖然可以通過相關軟件或平臺的視頻功能構建“ 在場感 ”,但這種“ 在場感 ”始終是“身體缺位”的虛擬構建,即便是雙方均可以實時觀察對方表情的網絡談心談話也缺乏身體動作的直接感知,師生之間通過網絡互動的間接性容易形成情感隔絕和冷漠感,情感關懷和情感體驗極易藏匿于網絡符號中。從情感教育的角度看,“ 面對面 ”的學生工作能夠創設“身體在場” 的情感氛圍,使學生從中獲得情感體驗;也因具備“身體在場”的物理空間,學生能夠直接從教育者的肢體動作及言語聲音中感受情感關懷,增強思想政治教育的親和力和感染力。因此,網絡教育只是思想政治教育的空間延伸與補充,不能完全替代“面對面”的教育。

     

          4. “精準”教育服務的定位更加明確疫情防控期間,高校思想政治工作方法由抓重點轉向精準化,這既是完成疫情防控的客觀要求,也是適應高校學生工作自身發展的必然需要,突出 “精準” 教育服務的定位。“精準”教育服務是精準思維在學生工作中的體現,精準思維是 十八大以來黨中央治國理政的重要思維方法。高校學生工作面對的是鮮活的學生個體,不同個體需求的差異性必然要求學生工作要貫徹精準思維,即高校學生工作的價值指向要從群體化轉為個體化。習近平指出,要 “提升思想政治教育親和力和針對性”,“把思想政治工作做在日常、 做到個人”?!吨泄仓醒雵鴦赵宏P于加強和改進新形勢下高校思想政治工作的意見》 以及教育部頒布的 《高校思想政治工作質量提升工程實施綱要》 也都分別指出要“分類指導”“注重精準施策”等,充分體現新時代實施“精準”教育服務的必要性。 隨著“智慧學工”建設實踐應用的發展,疫情防控常態化階段高校學生工作“精準”教育服務的定位必然更加明確:以大數據和人工智能等網絡技術為基礎,大數據能夠較全面地覆蓋教育對象日常行為,信息數據平臺之間也能夠實現及時共享,對教育對象思想行為變化趨勢的預測能夠更為精確,以精準思維為指導制定個性化教育方案,在高校學生工作中實現“以需給供。

     

         5. 線上和線下教育的聯動更加緊密疫情防控期間,高校學生工作模式的轉變凸顯線上教育的重要性,也放大了線上教育的作用。疫情防控期間師生“身體缺場”的網絡互動局限性及教育管理效果弱化凸顯線上教育實然狀態與應然格局之間的偏差,也促使學生工作者反思身體與行為同步“在場 ”的重要性。網絡及技術的應用是高校學生工作開展的重要手段 ,可以提高學生工作的效率及吸引力。同時,線下傳統的高校學生工作的開展突出師生的真實互動,真實呈現教育管理服務的具體場景。“在場感”是情感體驗及情感生成的重要因素,而情感又決定了學生工作開展的成效。 因此,疫情防控常態化下的高校學生工作必須堅持線上與線下教育更加緊密地聯動,發揮線上教育的優勢和特點,遵循線下教育的規律。首先,發揮線上教育優勢促使線下教育目標的實現。在疫情防控常態化時期加快“智慧學工”建設,搶占網絡主陣地可以使學生工作者從大量繁瑣的學生事務管理中解放出來,更好地開展思想引領工作 。其次,遵循教育規律,通過傳統線下的情感互動提升線上教育的實效性。疫情防控常態化下高校校園秩序也趨于正?;?,傳統線下教育依然是高校學生工作開展的主渠道。學生工作者需要在堅持網絡信息技術輔助的基礎上,以立德樹人為核心,遵循思想政治工作規律,發揮思想政治教育的導向性;遵循教書育人規律,把德育放在首位,通過線下教育培養德才兼備 、全面發展的學生;遵循學生成長規律 ,尊重學生的個性特點,突出學生的主體地位,滿足學生的合理需求。線上教育歸根到底是師生人際關系現實互動的延伸,其實效性發揮的關鍵是師生良性互動。線下“面對面”的教育因為情感和身體的“在場”,遵循相應的規律,圍繞學生、關心學生、服務學生,得到學生的認可,產生良性互動進而增強線上教育實效??傊?,疫情防控常態化下高校學生工作“鍵對鍵”與“面對面”的聯動更加緊密,線上教育要主動發聲、正面引導、占領主動權;線下教育要尊重學生的主體地位,堅持以理服人和以情感人,構建網上網下同心圓。

          高校學生工作是圍繞黨和國家教育方針,針對學生成長成才需要而開展的教育管理服務活動。在疫情防控中,高校學生工作堅持因事而化、因時而進、 因勢而新,轉變工作模式,適應新的機遇和挑戰,為疫情防控凝聚思想共識, 匯聚青春力量;在疫情防控常態化后,高校學生工作要審時度勢,準確識變、科學應變、主動求變,遵循思想政治工作規律,遵循教書育人規律,遵循學生成長規律,沿用好辦法,改進老辦法,探索新辦法,不斷增強針對性時代感和吸引力。

    男生女生一起差差差带痛声,插曲的痛的视频30分钟,男生和女生在一起差差的视频